開了燈後的屋子明亮溫暖,黃光將家具鍍上一層柔和色彩,巨蟒派派緩緩蜿蜒過玄關、客廳,爬回達利安身後的大石頭上盤起身子。

「克藍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呢,真討厭......趕快進來吧,箭袋掛在玄關,我可不要在生意桌上見到這些武器。」達利安嘴上抱怨著,卻絲毫沒有哀怨的表情,又坐回長桌上的筆記型電腦前:「我給你的項鍊呢?拿來吧。」

克藍把項鍊放在她伸手可及的桌面上,轉身走到離她最遠的椅子旁,老實不客氣的坐下,緹絲看看哥哥,看看達利安,還是跑過去坐在哥哥身邊。達利安無可奈何的笑笑,把項鍊撈過來,將扇墜的柄插進USB插入口,看了一會螢幕上顯現出的資料後,露出心痛的表情:「少爺,你幹嘛直接從美洲飛過來啊,不能坐飛機甚麼的嗎?這東西費用超貴的耶,看來這周又得繳給荷米斯殿下鉅額了,難怪他說這禮物送人前要慎選對象......。」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克藍把墜子摺扇撥開,金屬扇面映著冷冷的光,克藍的手指輕拂過扇面,薄似紙的金屬吸收了溫度,扇面竟逐漸顯現出纖細的鋼筆字跡,是一個地址。克藍仔細的看了看,皺起眉頭:「那女人又換店址了。又被誰追殺了嗎?」緹絲問道:「換到哪了?」

「中印界湖,班公錯的湖畔。」「哥哥會說印度話嗎?」

克藍搖搖頭:「似乎也不需要,她很貼心的幫我們準備了傳送陣。」用力把扇墜闔上,清脆的咯啦一聲,兩人身側開始發出微微的白光,漸漸愈加明亮......周圍的光開始旋轉,看得人頭暈,只有兩人所立之處還維持著穩定的平面,耳邊迅疾的風聲吹過,充滿耳腔,緹絲明白他們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前進。克藍望著前方,自言自語,恨恨的道:「就好像知道我們必定要來似的......」語氣裡有著幾分不甘,是那種典型的知道自己明明就被耍著玩,卻沒辦法翻身的表情。緹絲明白,她哥哥並不是真的對達利安姐姐恨之入骨,而是對那人的狡詐靈巧和饒富興味的笑生氣,對那高出自己的智慧感到排斥,近似於所謂「既生瑜,何生亮」的情感。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那邊的孩子正在被誘拐,這邊的孩子正吵架吵得兇。

克藍是六年來第一次看到自家溫和沒主見的妹妹發這麼大脾氣,剛剛的震動停了之後,他估計尼克一定已經不在那道牆後面,所以理所當然的叫緹絲繼續上路,前往皮洛斯。沒想到緹絲不信就是不信,拗著脾氣就是不肯和他走,真是無理取鬧的行為......雖然很想直接拉她離開,但他實在沒辦法對已經委屈到眼裡泛起淚花的緹絲再說重話,只能慢慢開導她的情緒。

「我不是說了嗎,剛剛迷宮的房間已經全部重新變動,就算我們把那道牆轟開,尼克也不會在牆後面,就別浪費箭矢了。」克藍耐著性子,很無奈的再重複一遍。緹絲固執的道:「不試試看怎麼知道?而且...」緹絲難過的低下頭,低聲說:「是我們把尼克他帶進迷宮的,會發生這種事,我們也有責任。」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待得震動漸漸平息,尼克才抬起眼,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試圖看清楚,孤寂突然竄起,連空氣都變得冰涼。尼克怯怯的喊:

「緹絲?克藍?」隧道裡迴盪著回音,最終也漸漸淡去。沒有應答,只有死一般的寂靜。不要......為甚麼又丟下我自己一個......尼克睜大眼睛,往後退去,背卻撞上牆發出悶響,無力的,一寸一寸向下滑。激起了黑暗中一些細小的,微吟般的聲音。尼克聽得清楚,那些聲音彷彿有所訴求。自黑暗中冒出幽白的身影,緩緩的向他靠近,那是甚麼!?尼克驚恐的看著那些亡魂在他面前現身,他們有老有少,共同特徵就是那眼神,盈滿不甘、恐懼、悲傷和痛苦,怨忿的雙唇無聲開闔,卻吐不出一句話。亡魂所帶來的寒氣絲絲侵入他的肌膚,他不禁開始顫抖。

「不要過來......不要過來!」!尼克縮在牆角,抱住頭,放聲大叫!冥河劍匡噹一聲掉在地上,發出清亮的聲響。那些亡魂被驚動似的紛紛退開,卻仍在一小段距離外徘徊。為甚麼要這樣折磨我?尼克難過的想著,還嫌我最近的衰事不夠多嗎?離開了兩兄妹,不知為何,失去碧安卡的傷痛竟又悄悄浮現,在他心中不斷撕扯交纏,從各種方面傷害他的理智,就像是黑色的蜈蚣,用那百足一遍一遍踩踏,將希望掩蓋,將仇恨和怨恨悄悄纏滿他的心......。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「那個,我可以問個問題嗎......」

外面的落石聲越來越大,腳下的地面也微微震動,尼克擔憂的提問道:「我們要怎麼出去?」

被活埋不是件好玩的事,真的......這是心裡話。緹絲聳聳肩,表示她也不知道,尼克暴汗。克藍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,繼續自顧自的挑箭,等到最後一隻箭塞進背上的箭袋後,才開口道:「跟我來。」說著走進兵器架間。緹絲和尼克跟了上去,一路走到最後面的牆壁邊,克藍指著牆角一個再熟悉也不過的記號,是拉丁文的三角形,代達羅斯迷宮的入口符號。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天色轉黑,雨仍在下著,克藍看來心情不錯,很難得的唇邊浮起一絲微笑:「要不要一起去突襲鐵勒金的巢穴?反正箭袋裡的箭也快用完了,順便看看 ,這一大群鐵勒金有沒有造出甚麼神兵利器,給我們玩玩也不錯。」

瞄了尼克一眼,補上一句:「如果要跟我們一起旅行的話,有把武器也好自保。」

尼克頭嗡嗡地響:「要去自找麻煩嗎?不過,所謂神兵利器還是很令人好奇的,就去看看吧......」緹絲甜甜的笑,沒說甚麼。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天色漸漸黑了,被困在樹上的三人表現各異,

緹絲坐在樹枝上,自得其樂的哼著輕快的歌,

克藍背倚著樹睡著了,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只是帶著一點點的好奇,尼克隨著聲音走了過去,一路走到宙斯之拳旁。在兩塊石頭中間,一道不甚明顯的裂縫,一陣又一陣的狗吠聲是從那裏傳出來的,而且還層層疊疊,像是大山洞裡的回音。
鐵勒金群體把自己給活埋了嗎...?尼克望著深不見底的洞默默想著。他有股衝動想下去看一看,畢竟地底下的鐵勒金集體墳墓還蠻酷的,而且他現在早把生死置之度外,反正到了冥府搞不好就可以直接見到碧安卡。這時候,尼克聽到在狗吠聲中,夾雜著兩個人說話的聲音,不禁有點驚訝。那聲音有些模糊,聽不清在說些甚麼,他不由得離洞口更近,用手撐著洞壁,頭伸進去想聽得更清楚一些。
這時候,樹林間傳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是格羅佛,他的音質很好辨認。尼克不想被找到,被找到會有更多麻煩的事情,通通都是他所不想面對的,呼喊越來越近,尼克狠一狠心,往洞裡跳了進去。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在之前各方打聽中,得到的結果是,聽說教官很兇很嚴格管很多、營地很髒很亂、而且不好玩,令我對隔宿露營相當的畏懼。但父母親堅持要我去體驗看看,只好百無聊賴的開始準備。 花了一個下午整理行李,一項項的在手冊上打勾,一項項置入行李箱,原本是不想去的,卻總覺得有些不明白的期待。那天晚上我翻來覆去,怎麼樣也睡不好。

     隔天,聽完童軍老師兼學務主任的警告,坐上遊覽車後,周遭的吵雜和內心的紛亂相互激盪,我得承認有些害怕,只能抱著睡袋,呆呆的,看著窗外的景色由水泥高樓漸漸轉成翠綠的山景。突然眼睛一亮,貼上窗戶,一道清澈的河水流過,滾滾流向未來,從不回頭,寬廣的河床上有著曾乾涸的痕跡,但水仍固執的另找新路前進。車子駛過大橋,我坐回位子,閉上眼睡去。

    車子一停我就醒了,從同學的語音中隱約聽出他們其實也與我一樣緊張,這時,有一個同學鼓起勇氣,起行李準備下車,才把被包丟上肩,身著橘色上衣的教官正好上車,直接開罵:「我有說下車嗎?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給我安分點!!」,罵完便轉身下車。我們全都驚呆了,這這這......根本就是我們歷史老師的翻版阿!就在這時,我們透過窗外窺見,被帶出車外的其他班,無一倖免的被罵的狗血淋頭。我們會如何呢...?大家互望一眼......,心底莫名的閃出「前途堪憂」四個字。另一個教官帶我們下車,炎熱的天氣加上行李沉重,緩慢的動作卻引來高聲的叫罵,或許是大家適才已有心理準備,心底雪亮,竟沒有人出聲抱怨。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阿蒂蜜絲突然想了起來:「對了,還要送禮物才行。」

 
她走到兩個孩子面前,荷米斯不解的問:「他們是誰?」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