克藍把墜子摺扇撥開,金屬扇面映著冷冷的光,克藍的手指輕拂過扇面,薄似紙的金屬吸收了溫度,扇面竟逐漸顯現出纖細的鋼筆字跡,是一個地址。克藍仔細的看了看,皺起眉頭:「那女人又換店址了。又被誰追殺了嗎?」緹絲問道:「換到哪了?」

「中印界湖,班公錯的湖畔。」「哥哥會說印度話嗎?」

克藍搖搖頭:「似乎也不需要,她很貼心的幫我們準備了傳送陣。」用力把扇墜闔上,清脆的咯啦一聲,兩人身側開始發出微微的白光,漸漸愈加明亮......周圍的光開始旋轉,看得人頭暈,只有兩人所立之處還維持著穩定的平面,耳邊迅疾的風聲吹過,充滿耳腔,緹絲明白他們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前進。克藍望著前方,自言自語,恨恨的道:「就好像知道我們必定要來似的......」語氣裡有著幾分不甘,是那種典型的知道自己明明就被耍著玩,卻沒辦法翻身的表情。緹絲明白,她哥哥並不是真的對達利安姐姐恨之入骨,而是對那人的狡詐靈巧和饒富興味的笑生氣,對那高出自己的智慧感到排斥,近似於所謂「既生瑜,何生亮」的情感。

well......緹絲覺得腦中紅色警示燈和警報聲大作,眼前死盯著扇面呵呵冷笑的哥哥,背後似乎冒出絲絲遣捲的黑氣飄飄蕩蕩......於是她迅速且明智的決定,絕對不要攪和進這兩人的鬥智裡去!

光漸漸變淡,旋轉的在他們身邊平息,待得最後一絲光沒入夜色,視野頓時清晰開闊!眼前,是一望無際的夜空,稀稀疏疏的鑲著幾顆星星,延伸到地平線那端,平穩無波的湖面水波輕柔如一疋深藍色絨布,沉穩而規律的起伏,靜默的山脈悠然橫躺著,自顯出一種莊重氣象。然而與這大天大地極不搭調的,是湖中沙洲上,奇異佇立著的一間小木屋。略顯斑駁的材料,這間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,在稍稍老式的城鎮中是絕不起眼的,在這,卻詭異得不懷好意。門上歪歪斜斜的掛著一塊招牌,上面原先的色彩退色到十分模糊,甚至現出原本的木質,然後是一串相對之下新得多的古希臘文,翻成中文就是:失去色彩的彩虹。

兩兄妹繞著湖邊前進,大約走了十多分鐘才到了木屋門前,克藍一副就是很不想進去的樣子,所以是由緹絲拉了門鈴。木門吱軋一聲就打開了,燈光不甚明亮,搖曳著將屋內映淂明明暗暗。論裝潢是間很雅致的屋子,只是家具清一色的都是黑與白。「請進。」悠閒的嗓音從最裡面的長桌邊傳來,隱隱約約有個人影坐在一台筆電前面。黑暗中突然竄出一條翠綠色的巨蟒,金色的細長雙眼宛若人眸,張開血盆大口便要向兩兄妹咬去!!

「派派!」清脆的斥喝聲傳來,巨蟒硬生生停住自己的動作,不情願的縮回身子,對著那人嘶嘶吐信,像在說些甚麼。那人站起身來把燈打開。「我知道你看到阿波羅的小孩就會很不爽,派派。可是我已經說了請進,他們是客人,你不會把客人吃掉的,對吧?」她轉過頭來,黑瞳中含著笑意卻依然犀利。褐色的微捲髮長至腰際,用黑白格紋的髮帶綁了起來,可能是因為在家中,穿著也比較隨意,套了件黑白相間的套頭毛衣,戴著跟克藍手上一樣的扇墜項鍊,輕啜了口熱可可,把杯子放在桌上。

「晚上好,克藍“少爺”,緹絲。歡迎你們來到本店,有甚麼需要嗎?」達利安以商人的標準禮貌微笑說著。

「第一件事,改善妳的稱呼,我不樂意被稱為“少爺”,尤其是由妳沒好話的嘴巴說出來。」克藍陰沉的道,迎上達利安狡詐的目光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迪 的頭像
小迪

銀羽之風‧吹過雨後翠綠的遠山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