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之前各方打聽中,得到的結果是,聽說教官很兇很嚴格管很多、營地很髒很亂、而且不好玩,令我對隔宿露營相當的畏懼。但父母親堅持要我去體驗看看,只好百無聊賴的開始準備。 花了一個下午整理行李,一項項的在手冊上打勾,一項項置入行李箱,原本是不想去的,卻總覺得有些不明白的期待。那天晚上我翻來覆去,怎麼樣也睡不好。

     隔天,聽完童軍老師兼學務主任的警告,坐上遊覽車後,周遭的吵雜和內心的紛亂相互激盪,我得承認有些害怕,只能抱著睡袋,呆呆的,看著窗外的景色由水泥高樓漸漸轉成翠綠的山景。突然眼睛一亮,貼上窗戶,一道清澈的河水流過,滾滾流向未來,從不回頭,寬廣的河床上有著曾乾涸的痕跡,但水仍固執的另找新路前進。車子駛過大橋,我坐回位子,閉上眼睡去。

    車子一停我就醒了,從同學的語音中隱約聽出他們其實也與我一樣緊張,這時,有一個同學鼓起勇氣,起行李準備下車,才把被包丟上肩,身著橘色上衣的教官正好上車,直接開罵:「我有說下車嗎?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給我安分點!!」,罵完便轉身下車。我們全都驚呆了,這這這......根本就是我們歷史老師的翻版阿!就在這時,我們透過窗外窺見,被帶出車外的其他班,無一倖免的被罵的狗血淋頭。我們會如何呢...?大家互望一眼......,心底莫名的閃出「前途堪憂」四個字。另一個教官帶我們下車,炎熱的天氣加上行李沉重,緩慢的動作卻引來高聲的叫罵,或許是大家適才已有心理準備,心底雪亮,竟沒有人出聲抱怨。

    營主任在集合場上等候。我們才剛在場邊放好行李,便開始進行許多的指令訓練,嚴肅的語氣、不容質疑的威嚴,告訴我們,我們是來校外教學,不是來玩的,因此教官們不會對我們客氣。最後一絲僥倖也隨之消失,不禁嚴正身心想法,認真把指令記下來,暗自苦笑道,練兵大概就是這樣個練法。一席話結束,教官將四個中隊各自帶開,我們第一中隊的教官有中隊長小野豬教官、一般的玉米教官(我們戲稱她是菜鳥命,跑腿的命)和二班的海草教官(她反而對我們班比較好,二班因為不聽話被罰在大太陽下練)帶我們練習集合舞和中隊呼,中間說髒話的人還被叫出來對湖大喊:「鴨子鴨子對不起!」,鞠躬的誇張讓我們哈哈大笑。大家練得相當辛苦,但在一小時後進行的比賽,我們這一中隊卻雙雙墊底,不禁有些沮喪又有些不解,好氣惱啊。

    下午下起毛毛細雨,我們穿著雨衣進行A大站闖關,

有黑黑瘦瘦的尼克教官指導雙旗(如果我們班那天被困要傳遞訊息,依我們班的程度就死定了)、

體形像河馬動作慢的河馬教官教煙霧逃生(好嗆啊,眼睛鼻子真的都失去功能)、

總是戴帽子,面色嚴肅的小茜教官帶領蒙眼拼圖(閉上眼好無助喔,連台灣地圖都很難拼)、

代海草教官的班,說話風趣、態度輕鬆的秋天教官負責植物辨識(原來麵包樹的嫩芽晒乾可以薰蚊子)、

矮矮二人組燕子教官和不點教官實際操作指北針作方位判定(指南針和指北針真的好難分)、

我們般可愛的玉米教官用幻燈片放蛇類辨識(赤尾青竹絲依體側白線下方有無紅線分公母)、

超愛面子、臉圓圓的草莓(?)教官和小魚教官嚴苛的帶嗅覺訓練(我只聞得出醬油、辣椒和胡椒......)、

秋天教官又跑到這教導睡袋整理,在一旁鬱悶的是矮矮的小白教官(秋天教官把一個同學裝進睡袋拉走,說那是尸袋...)、

最後一關是炊具練習,恐怖的斑馬教官因為討厭廣播的大聲,還摔鍋鏟,嚇了我們一大跳!

漸漸了解教官們並不如想像中的恐怖,他們一樣有趣、開朗,只是為了我們的安全著想必須嚴苛,我們與教官們一起,度過了一個濕冷卻充實的下午。

    傍晚在湖旁的炊事區進行炊煮,鴨子聒聒叫,火苗劈剝冒,把食材弄得一團亂的我們,後來有百分之八十的菜都是看不下去的教官煮的...呵呵(偷笑),我們的師長運真好。什麼,你說我們作弊?是啦......不過有得吃就好對吧,管他誰煮的!

    晚上的晚會排練玩得很high,我們班跟歡樂原型畢露的教官們同樂,跳舞跳得超開心,有一個男同學還裝嫵媚,當場驚呼連連!另一個男同學穿了一件螢光骷髏頭上衣,用手電筒近照會有像蓋印章的亮綠光點出現,被教官們發現後,居然被一堆教官拿著手電筒猛戳肚子,還一直大叫:「好好玩喔!」,最後他跑,教官在後面追,那個叫high啊!

   把睡袋鋪滿型似帳篷的鐵皮屋,脫掉鞋子,五顏六色的地板從冰冷變柔軟。我們在山間,夜風透心涼,教官在營地各處巡視,夜很靜,我打開手機音量調低放周杰倫的青花瓷,黃色燈炮柔柔的光在頭頂搖曳,濃厚睡意哄我們沉沉入夢,大家都累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迪 的頭像
小迪

銀羽之風‧吹過雨後翠綠的遠山

小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